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

在重庆老马带出一批小马(新时代·面孔)

来源:网络整理编辑:无忧网2018-03-21 08:17点击:

在重庆老马带出一批小马(新时代·面孔)

 

马善祥(中)在“老马工作室”内给居民做调解工作。
  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摄

 

在重庆老马带出一批小马(新时代·面孔)

 

郑光勇正在修路。
  人民视觉

 

在重庆老马带出一批小马(新时代·面孔)

 

欧贵祥(右)正在给胡守贞老人量血压。
  本报记者 蒋云龙摄

 

在重庆老马带出一批小马(新时代·面孔)

 
 

核心阅读

上面千条线、下面一根针,必须夯实基层。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审议时,听取马善祥同志关于在基层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发言后指出,要有千千万万优秀基层骨干,结合实际情况落实好各项工作。

在重庆,做了29年人民调解员的老马——马善祥,已经带出来一批又一批的“小马”,而且在老马精神的感召下,许多干部坚守基层,直面繁杂矛盾,寻求服务群众的最佳路径。他们的故事里有酸甜苦辣,也有不忘初心的坚守。

160本笔记520多万字,老马有套工作法

要来北京开会,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善祥有点心事,“一走就是20天,还真有点不舍。”

在重庆江北区观音桥街道,马善祥做了29年的人民调解,疏解了2000多起矛盾纠纷。大家伙儿都叫他老马,有事就找老马。在工作中,老马记下了160本、520多万字的工作笔记,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“老马工作法”。

其中,最广为人知的,是他接待群众的24字规矩:起立迎接,请坐倒水,倾听记录,交流引导,解决问题,出门相送。

“我为什么要立这样的规矩呢?就是要有一个服务群众的好态度,这是工作前提,也是工作方法。”马善祥说,群众来找老马,肯定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,只要待之以诚,仔细倾听,群众的气就能先消下一半。

前不久,一对夫妻想离婚,找到老马。“两口子穷日子过得好好的,这两年挣到钱了,都觉得日子不对味,彼此看着不顺眼。”马善祥说,这看似普通矛盾,其实反映了时代发展中矛盾种类的变化。以前都是衣食住行、低保医疗等等,现在多是富裕后出现的矛盾。

“要解决矛盾,一定要找到根源。”马善祥说,比如,有些是生活中的基本矛盾,像家庭财产、邻里纠纷,这些小矛盾要随时处理。有一些是特殊的矛盾,比如企业改制、环保搬迁。人民调解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落地落实落小。

闹矛盾的夫妻,最后手拉手离开了“老马工作室”。老马还嘱咐男方说,“你啊,回去买身西服,打打领带,别还那么邋遢。物质富裕了,精神头也要跟上……”

参会期间,老马在北京,仍常有重庆的社区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求教。“我跟他们说,找准矛盾产生的原因,问题就不大。”

“老马工作室”的“小马”,遍布20个社区

在观音桥街道办事处,一楼大厅就是“老马工作室”的所在地。多年来,这里走出去很多“小马”。

“春节后,我已经接待解决了20多起矛盾。”洋河社区党委书记朱华静就是一名解决问题的“小马”,“我跟老马学了工作方法,也学了工作态度。接待群众,一定要热心,事情再多,也要有耐心。”

“群众诉求无小事,要尽快尽力处理。”观音桥街道安监办主任刘军说。前不久,有居民跟老马反映消防阀漏水,老马协调给刘军解决以后,还几次打电话询问进展。在刘军看来,这并不是老马的门面功夫,确确实实是出于对群众的爱和解决问题的实际需要。“对群众除了热心、耐心,还要有关心、爱心。”

“老马经常跟我说,服务强化信仰。基层工作千千万万、方方面面,把服务搞好了,工作也就好做了。”富力海洋社区党委书记黎崑晟说,“协调矛盾不仅需要懂政策、懂法律。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放好。我们就是来帮大家解决问题的。”

“这么多年来,老马一直在基层实践中不断学习,始终带着思考来工作。‘老马工作室’这个集体,也是一个不断学习与时俱进的集体。”观音桥街道办事处主任张驰介绍说,“我们要老马带小马,形成千军万马之势。现在20个社区,都有‘小马’,将来,我们还要打造一个更大的‘老马工作室’,让更多人来学习老马。”

在观音桥街道,社区新入职的工作人员,都要先来“老马工作室”学习一个月,通过老马带小马,把“老马工作法”带入实际工作中。每年,老马还要外出讲课。去年就讲了快100场,重庆各区县甚至重庆以外,老马都带去了自己的工作法。

“背包书记”,把办公室装包里上门入户

“学习老马,就要学习他服务群众的真心、真意、真诚。”欧贵祥是重庆大渡口区茄子溪街道永丰社区党委书记,他听过老马的课,对这一点记忆犹新。

永丰社区地方不大,就管2600来人,但一半是老年人、残疾人、困难帮扶对象。几年前,欧贵祥担任了社区党委书记,他尝试把办公材料塞进背包,两天一次入户办公,时间一长,就被大家称为“背包书记”。

防骗、防灾、就业、低保的宣传册和申请表,一摞一摞塞进去,针线、创可贴、风油精和血压计,再一一找空儿放好。单肩包塞得满满的。挎上沉甸甸的包,欧贵祥到超市又买了一包盐拎手上,这是说好要今天带给严明书大妈的。入户久了,老街坊们需要啥都跟他提。

出居委会,走两站地,进街边小院,上楼就是胡守贞大妈的家。老人家70多岁,一个人住。“来了啊书记,你先帮我量下血压。你给我量一下,我就放心了。”胡守贞不见外。而血压计就是她偶然一提,被欧贵祥记在了心里。

“你莫天天在家里看电视嘛,多出去走动下。”量完血压,欧贵祥嘱咐胡守贞注意身体,注意安全。临走了,欧贵祥又掏出份防电信诈骗的宣传册,叮嘱她防骗。

“像胡阿姨这样年纪大或者身体弱的居民,我们社区有很多。我不能坐办公室等他们上门,只有主动上门给他们服务。”欧贵祥说起自己背包入户的初衷。

下一站,是严明书大妈的家,在一个叫做装卸村的地方。“年纪大了不爱出门,有些东西经常让书记入户时帮我带。”严明书说。

评论

Copyright © 2016 51chat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全球资讯网 版权所有